易看小說 > 其他小說 > 逆亂蒼龍 > 正文 第二卷 太子令 第四章 所求
    巍峨皇城,似是一只將要蘇醒的巨獸,幾處燈火似是它的眼睛,查看著太安的動靜。

    御書房內的亮堂的燈火直至深夜,才歸于黑暗。

    晨鐘響起,人影浮動間,都帶著些喜慶意味,那位皇帝陛下,臉上的笑意比往常多了許多,過了一夜,似乎人人都知道是因為那位消失許久的太子殿下昨日入了皇城。

    ……

    太安里要說除了能嗆那位皇帝陛下的,不過兩人,此時陳景蒼來了之后想必又多一人。

    一個是年過七十的開國大將軍饒不諱,此時那張滿是褶皺的老臉上,滿是濃濃笑意,笑著走向一位高大雄奇的男子。

    那名男子看起來不過四十出頭,可他實際卻不像明面上這般年輕,他的步子跨的很大,年邁的老將軍快走幾步才追上,笑著說道:“連東海,皇帝陛下剛才所言,你是什么看法?”

    連東海斜眼看了看饒不諱,笑著說道:“還能有什么看法,太子殿下回來,意圖不是很明顯了嗎?”

    “少給老頭子打馬虎眼!”

    連東海轉移話題道:“你今日怎么來上朝了,不是前幾天和皇帝陛下賭氣嗎?說不讓你告老還鄉就死在大殿上!今日怎么沒見你提半句?”

    老將軍伸手指著連東海罵道:“以為老子年紀大了就揍不得你了?”

    連東海笑著躲開踢來的一腳,站在遠處道:“大將軍與我一般不似當年了。”

    話一出,老將軍頓時沉默,走了幾步道:“你是說?”

    連東海笑著轉身道:“老將軍,我們可不同!”

    饒不諱呆在原地好一會,這才追向那道已經走出老遠的身影,罵道:“你個王八蛋,敢這樣說老子!”

    遠處笑聲傳來,老將軍追了好一會,才氣喘吁吁的停下腳步,等了半天緩過氣來,這才又朝著宮外走去。

    終是不如當年一般,那個位極人臣的年輕人此時也是學會躲開自己踢過來的一腳,猶記得初見時,年輕人眼中的熱忱清晰可見,到如今,自己也不如當年那般年輕了,原先自己踹出去的一腳,太安里有幾人敢躲?

    如今果真是老了,就連自己孫兒都快當爹爹了,嘆氣一聲,上了城外早就安排好的馬車。

    老將軍前些日子跟皇帝陛下鬧得不是太愉快,兩人在大殿上吵得不可開交,要不是連東海從中調停,怕是老將軍真得撞死在大殿之上。

    今日握在手中的請辭書猶在袖口,躊躇許久未曾遞上去,不是因為迷戀這個地位,而是皇帝陛下不愿松手,可年紀大了,走幾步路都要大喘氣,還能做些什么,占著這個大將軍位死撐著不放手,也沒什么道理可言。

    皇帝是個好皇帝,可再過半個月就是自己的七十壽誕,這樣的年紀總歸是到了該退的時候了。

    那天在大殿上,老將軍指著皇帝陛下罵道:“老臣為你大楚忙活了大半輩子了,還不知足?非得逼得老臣死在這個位置上,那么些眼睛天天盯著我后背看,看的眼睛都直了,暗地里不知怎么罵我,就不能給老臣幾年安穩日子過?”

    皇帝陛下笑嘻嘻的說:“要不是你兒子孫子都去讀了書,你隨便拉一個上來,朕捏著鼻子也就認了,你自己瞅瞅你生的什么兒子孫子?有一個算一個,若真有戰事,靠得住嗎?”

    “陛下,你這話我可不認同,讀書人哪點不好?陛下這般看輕?”開口的是連東海。

    “少給老頭子裹亂,陛下我真要和你好好說說,你看我這年紀,站都站不穩,拿什么在給大楚效力?若陛下真這般逼迫,那老臣今日就死在大殿之上好了。”

    “將軍,大將軍,你有點氣度行不行?朕和你就事論事,怎么就往尋死上說了?”

    “陛下你這是在逼死老臣啊!陛下怎么就不想著把并州那個老頑固請來太安?”

    陳紫東訕笑一聲道:“最多一年,不,兩年,三年吧,三年后老將軍要是想退,朕定答應。”

    饒不諱一生征戰,入了太安后,掛著這個大將軍銜掛了數十年了,在先皇手中就已經是位極人臣的大將軍,到了現在依舊如此,說什么身子不行,其中有真實原因,其最大的原因還是如今大楚真的是一個太平盛世,哪有什么大的戰事,這些年領著這個許多人覬覦的位置,心中還是有些不安穩。

    大楚人才濟濟,選個厚實穩重之人接了這個位置也沒什么不行,可那位皇帝陛下非得讓自己待在這個位置上,荒蕪蹉跎。

    不見烽火的天下間,文人舞臺,將軍著實沒有多大分量,膝下兒孫又多是讀書人,那還有能接替他位置之人。手中裝著虎符的錦盒,現在都己經落滿灰塵了。

    人人稱他大將軍,叫了這么多年他自己也都習慣了,可明面上卻是先皇親封的開國大元帥,再加上前些年陳紫東又給了個沒啥子用處的大柱國,隨便一個頭銜都能嚇得人半死,饒不諱自己背著卻是覺得有些重了。

    用陳紫東的話說:“能人多勞,將軍老當益壯,背得起大楚江山。”

    老將軍嘆氣不止,說了句:“老臣困乏了,改日再說吧。”

    大楚對臣下極其寬厚,而陳紫東又是聽得進諫言的一個皇帝,朝堂之上雖有爭吵,但氣氛依舊不錯,今日早朝比往期要早一些,交由禮部確認了太子大典之事進度之后,便就揮散群臣,留著饒不諱和連東海說了兩句。

    意思也很簡略,就是說,明日正式宣布太子入朝,移居東宮,持太子令。

    而那位不過四十出頭的首輔大人,皇帝陛下如何安排自是有許多說法了,之前與饒不諱說得那句:“我們不同,”其中隱含寓意昭然若揭。

    將軍已老,無后以乘,首輔正值當年,何以限制?

    陳景蒼在朝廷上畢竟稚嫩,如何斗得過那群老臣,陳紫東對此了解頗深,自是會在他登記之時掃清一切,可以說那位年紀不過四十出頭的首輔大人對這個繁華大楚有著巨大貢獻,但也正是這份功勛,才讓天下人以為陳紫東會忌憚幾分。

    將來太子即位,如何能駕馭這般能臣就成了許多人此時要思量的事情了。

    朝堂風向自太子回太安之后就開始變了,許多人早就藏在心中的想法,開始漸漸顯露出來,畢竟功高震主,難言其對錯。

    陳紫東在位之時,還能壓一壓,可陳紫東剛才留下連東海的行為給了許多人很多遐想,當然也參雜許多瞎想。

    許多人雖是知道陳紫東此時不會動連東海,但將來可說不準,畢竟誰也不知道那位太子殿下是否有如今皇帝陛下的那般度量。

    原先還想著與連東海客套一番的同僚,除了那個走路都已經顫顫巍巍的老將軍之外,再無一人敢上前說上幾句。

    人心自古如此,連東海也不介意,位極人臣的他早就嘗過了世間冷眼,朝堂血殺,他猶如無悲無喜的老僧,自顧自的上了回家的馬車。

    三三兩兩議論之聲,在他乘車離開后才散在腦后。

    馬車內的他,嘴角微微勾起,不怎為何,竟是無聲的笑了起來。

    自一團亂麻的朝堂上崛起,如今小風浪焉能讓他有絲毫動容。

    信得過大楚那位皇帝陛下,信得過那位還不曾見過面的太子殿下,自是心中無懼。

    車馬很慢,一個多時辰才到了自己宅院,宅院門庭冷清,與連東海自身性子關系,還因為他刻意的疏遠忠臣的原因,大楚雖有明主,但自己也要是位孤臣!

    下了馬車的連東海看到門外站著的一人,那人也看到了他,朝著他走了過來,然后雙手作揖,一揖到底,道:“陳景蒼見過首輔大人!”

    歷朝歷代,太子自是被限制與外臣有過多結交,但大楚情況特殊,這位注定要坐在那張龍椅上的陳景蒼自是沒有諸多顧慮。

    私自會見當朝首輔,放在正常的皇家來說,自是要被人奏上一本,扣上些什么謀逆的帽子,陳景蒼卻不怕,大搖大擺的來了,且姿態放得極低。

    自報家門的年輕人讓他一陣錯愕,知道他知曉面前年輕人身份后才想著扶起,退后一步想要行禮。

    陳景蒼先他一步,伸手托著他下拜的手臂,笑道:“父皇讓我來有兩件事。”

    連東海也不繼續拘禮,問道:“太子殿下請講!”

    “其一,想讓景蒼拜先生為師。”

    連東海看向陳景蒼,沉默許久道:“陛下之意,自當應承!”

    話雖如此,陳景蒼卻是知曉其中意思,他說是皇帝的意思,連東海也回遵從皇帝的安排,其中心思很有講究。

    陳景蒼不以為意,接著說道,“其二,說讓我親自上門提親,迎娶先生二女連城。”

    連東海笑著搖頭:“陛下抬愛,臣雖惶恐,但這樁婚事卻不能答應。”

    “先生不信我?”

    連東海并未正面回答,只是平淡道:“太子地位尊崇,找遍天下也不會有殿下這般順遂即位之人,哪有不信一說!”

    “先生,此言何解?”陳景蒼問道。

    “殿下當知,我身處何位!連東海自問到了這般地步已經再無可進,身后虛名不過云煙,我亦不想去求。”

    “先生如何才肯真心誠意收下我這個門生?”

    “等殿下想得時候!”
    還在找"逆亂蒼龍"免費小說?
    百度直接搜索: "易看小說" 看小說很簡單!
    (www.cheap-ghd-australia.com = 易看小說)
利来国际最老的 - w66利来国际利来国际最老品牌www.w66